从现在来看

2020-08-14 03:01

2013年12月,上海国资委旗下东浩集团以及兰生集团进行联合重组,成立东浩兰生集团,被称为是“上海国资改革第一枪”。此后,上海绿地集团借壳金丰投资、上海蔬菜集团整建制并入上海光明食品集团、上海仪电控股并购8家企业、上海地产集团入主耀皮玻璃、上海光明集团旗下农工商房地产借道海博股份上市等众多项目已经逐步实施。

上海国资委秘书长马咏华也在“上海国资高峰论坛”上表示,目前国际集团、国盛集团已经按照定位完成了纵向整合和横向联合。

国盛集团方面,据不完全统计,国盛集团完成了上海蔬菜集团与光明食品集团联合重组、长江计算机集团重组、置出建材集团100%股份给地产集团、上海地产集团入主耀皮玻璃等多项改革动作。

2014年,上海国际集团下属六家子公司已被划转至上海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国际集团的清理工作还包括上海信托股权并入浦发银行、国泰君安收购上海证券,以及安信农业保险装入太平洋保险等。

此外,如何对国资委自身进行改革?徐逸波表示,国资委代表出资人的机构,今后国资委的改革也要朝着更好的履行出资人的资质方向去努力。今后的格局主要是国资委主要是负责国有资本的监管,国资流动平台主要是负责国资的运作,企业集团负责日常的生产经营。

绿地集团董事长张玉良则表示,绿地集团整体上市已经通过国土部等部门各项审查,进入证监会的正常审批程序,2015年上半年完成应该没有问题。现代设计则通过借壳的方式完成整体上市,并有望于今年6月份完成交割以及更名事宜。

“例如华谊集团提出了非常明确的目标,未来的目标就是整体上市,此外,上海电气集团、仪电集团都提出了要整体上市的发展目标,但是要实现这个目标,必须要分步骤地来推进”。徐逸波告诉记者。

徐逸波在2015年上海“两会”期间总结时说,在混改方面,把绿地集团、现代设计、城建集团整体上市,作为上海发展混合所有制的一个探索方向,取得了非常好的进展。

一年多来,上海在关于优化国资的布局、结构、企业分类监管、任期制契约化管理、支持企业科技创新、探索上市公司员工持股方面取得进展。

徐逸波明确指出,上海发展混合所有制的主要实现形式就是发展公众公司,推动集团公司的整体上市和核心资产上市,目前上海已经有一系列的安排。

此外,徐逸波还透露,这两大平台中,国际集团既有金融的股权,今后也将会有产业集团的股权,国盛集团则主要是产业集团的股权为主。

据悉,上述两大平台公司的具体定位是“两主体一通道”,即国有资本运作主体、国有企业持股主体和国有资产有进有退的通道。

按照上海发布的国资国企改革意见的要求,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主要通过并购重组推进国有资产的核心或整体上市和引入非公战略投资者实现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相互融合两种方式。

不出意外的话,上海市即将在2015年2月3日召开国资改革工作会议,议题将聚焦于上海两大国资流动平台,首批划转企业名单也会在会上公布。

在股权激励和员工持股方面,上港集团、兰生股份进行尝试,其中,上港集团员工持股计划募集资金在18亿左右。

徐逸波在今年上海“两会”现场接受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国资流动平台在正式运作以前,首先要建立一个公开透明规范的运作制度,然后分步骤把有关的国有股权注入到两个平台,在此基础上再选择适当的时机,进行国资流动项目的实质性运作。

针对2015年的目标,徐逸波提出,一是国资流动平台规范运作,实质性启动部分的国资流动项目有新的探索。二是要在推动集团公司整体上市,发展混合所有制方面有新的探索。三是推动国有企业改革转制、创新转型的双轮驱动有新的探索。四是要在建立长效的激励约束机制,全覆盖地实行国有企业任期制契约化管理,推动国有企业领导人员薪酬制度改革方面有新的探索。

在流动平台建设方面,上海推动了国际集团、国盛集团实现战略转型,实现国有资产流转平台。此外,上海把绿地集团、现代设计、城建集团整体上市,作为发展混合所有制的一个探索方向,取得了非常好的进展。

周波说,从现在来看,国有企业的改革首先对国资委进行改革,因为原来国资委管得比较多、比较宽,所谓管事管人管资产,什么都管。这一次要求国资委管少,才有可能管精管好。

作为地方首个发布国资国企改革意见的城市,上海的改革经验值得重视。

“企业个数不多,但是相对实力比较强,所以这更加重要。”周波称,这意味要“属地化”管理,即央企按照上海的改革来参与,不然可能出现程序很多、效率很低的局面。

徐逸波称,目前上海废除了规范性文件40条,下放或者取消了出资人审批事项51项,出台了管好资本、服务企业的履职清单,为放活企业增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创造了条件。

作为上海国资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外界较为关注的一项内容,上海两大国资流动平台的建设一直在推进。

按照上海市政府的要求,上海对整个国资流动平台的建设分成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2014年年底完成国资平台的组建,而2015年则是要探索国资流动平台的实质性运转。

分管上海国资国企改革的上海市副市长周波最新透露,央企在上海所占的比重、所做的贡献超过25%,地方超过20%,二者加起来国有成份大概在47%、48%左右。

据悉,一年多来上海出台了24个配套的细则,设计任期制管理、分类监管、混合所有制等多方面内容,通过“四个一批”推动了80多个市场化改革重组的项目,涉及的资产资金总额超过1600亿。